SHEDLIN

神懒…

【存档】
纪念自己渐行渐远(并且本来就没有)的画工,用爱发电(捧心. jpg)
姐姐大人我多希望你自己的和你推的CP都能HE,本来就没几笔瞎画到一半还泪目差点撕书(暴风哭泣)
清明时节雨纷纷

存档

刀剑心-14Fin.(意琦/羽慕)

如此便好

鬼澈:

目录链接请点这里




章十四  江湖再见


 


北山山体滑落终究引起了寨里乡亲们的恐慌。众人原本是打算一探究竟,阿骨却说了一大套天时不可误的道理,硬是拉着大祭祀主持完整个婚礼。幸亏如此,陆长溪的婚礼才不用再等一年——陆青杉死的凄惨,陆家自然要举哀守丧。何况陆老爷子一眼看见大儿子身首分离的惨况,吓得登时晕了过去,陆长溪也是如同受了晴空霹雳——早起还好好的人,这是从何说起。


汲无踪当然没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他请来南北寨的头人、巫祝与陆家父子私下里谈了许久,这事儿最后就以陆青杉不慎被山体落石砸死的说法混了过去,相关人事物一并交给南北寨的头人处理,陆家负责把绑来的孩子送回中原各人家中,南北寨的乡亲们仍是唱唱跳跳的过花朝节,没人知道自己曾在忘川边上打了个转。


血涂蛊的秘密就这样随着陆青杉的死亡再次消失。


陆长溪却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


“我没想到,大哥竟然会做出这些事情,”他沉浸在自责中,“如果我早知道——”


“你早就死了。”


羽人打断他的话,“他走的太远,已经回不了头了。”


陆长溪沉默了许久,突然说,“我会好好照顾小枫的。”


羽人这才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没意思,”


阿骨撇着嘴,“我还以为他家弟弟至少要为兄报仇打一架什么的。”


“为什么要打架?陆家大哥本来就是坏人嘛,阿爹、大叔和大哥哥又没做错,”吻仔鱼噘着嘴看着他,好像万一真打起来都是阿骨的错。


阿骨翻了个白眼,“既然没热闹看我就走了。”


吻仔鱼一把扑上去拉住他的衣服,“九哥哥你别走嘛,你走了谁陪我玩啊。”


阿骨被她扑的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我又不是来带小鬼的,不过呢,”


他抱起小姑娘,刮了刮她的鼻子,笑眯眯的说,“你要是给我留着麦芽糖,下次我路过南北寨的时候就来看你,给你带好玩的东西。”


吻仔鱼认真的想了想,伸出尾指,“成交”。


阿骨勾了勾手,翻身从窗子里跳了出去,远远留下一句话,“叫那个长翅膀的别来烦我!”


吻仔鱼回头拉着鱼晚儿的手,瘪着嘴,“娘,他们都走了。”


鱼晚儿笑着抱起女儿,“还有阿爹阿娘陪你啊。而且,只要晚鱼楼还在这里,他们就都会来看你的。”


 


意琦行原本是要护送被劫的幼童返回中原的。


奈何阿骨半是嘲讽半是威胁的拿着一株草在他眼前晃了三下,“这种白花曼陀罗只有川江两岸才会生长,我说的是川江,不是玉阳江,还有生长在黑林沼泽里的红花蓼、七叶一枝花、白头蛇的毒血等等等等一共十七种你根本没听过的药材全部都是只有在苗疆才能找到的。你懂了?”


意琦行只好暂留南北寨。


但他一向好山,远水。


——他只是晕船晕的厉害,并且习惯用喝醉来掩饰晕船的真相。


——就像恐高的刀者绮罗生总是借口不上叫唤渊薮。


住在玉山雪峰上的刀者却绝不是恐高的人。


他年复一年住在荒无人烟的雪山山顶,不管是在中原或者苗疆,甚至不是像意琦行曾经的那样,厌倦尘世的纷繁——他只是让自己远离他人,尽量远,而已。


这里实在不适宜生存,意琦行被吹进嘴里的冰粒呛的咳嗽起来。夜间忽起的风暴扬起雪尘,盖了意琦行一头一脸,几乎令他睁不开眼辨路,这种鬼地方能长茶?他想着,别说茶了,放眼望去身边连个草都没有,雪峰上的草亭孤零零矗立在夜空下,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搭起来的,竟然没被风雪压垮。


风雪里传来风铃的声音。


这座简陋的亭子六角上竟挂着几串精美的风铃。


只是这种被风雪吹的响成一片的风铃声反而让人更觉清冷。


亭中的人却似乎毫无察觉,兀自坐在亭中眺望远处黑色的山影。


意琦行也不多礼,径自走到他对面坐下。


桌上放着一只壶,两只杯子。


“意琦行酒不轻饮,”意琦行说道。


羽人看了他一眼,“这是苦茶。”


意琦行笑了笑,提起壶倒了一杯,一口饮下。


“好苦,”他皱起眉头,“倒是上好的苦丁,真是越老越苦。”


羽人没有答话,只是端起另一杯,慢条斯理的喝着,似乎完全感觉不到茶的苦味。


“这样的雪山,怎么会长茶?”意琦行问。


“稍等片刻,等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了。”羽人答道。


意琦行想到另一件事,“你何必走的这么突然,吻仔鱼一觉醒来知道你已经走了,抱着她阿爹大哭了一场。”


“我若是不悄悄走,她就会拉着我哭上一整天,而且绝对不松手。”


“哈,”意琦行笑了一声,“你与传闻中的羽人非獍并不相同。”


羽人道,“传闻中的剑宿也不是会担心一个小姑娘开心不开心的人。”


他们举杯畅谈,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


 


风雪渐停,夜色却比之前更深。


羽人非獍站起身,握着腰间的刀,走出草亭。


意琦行紧跟其后。


东方的云海像被撕开一道裂缝似得,陡然出现一道亮光,亮光愈来愈盛,深色的夜幕也逐渐变灰,数道霞光冲破云层,将天边染的通红,金珠一般的太阳终于破云而出!


雪峰上的云海顿时光芒万丈。


羽人六翼齐张,一跃而下,冲入云海之中!


一刀!


气劲磅礴的一刀!


意琦行只觉得这一刀几乎将云海都斩成了两半。


片刻之后,羽人从云海中跳出,攀住山崖边突起的岩石,轻点崖壁,几步便回到崖顶。


他身后背篓里已是一筐新鲜的茶尖。


“你当真能飞不成?”


意琦行奇道。


羽人放下背篓,“你再看看崖下。”


意琦行回到崖边,东方已经大亮,云海半散,云海之下有片被雪峰环绕的谷地——


竟是一片自然天成的百里茶林!


漫山遍野的茶树开着白花,像是落在茶林中的雪,与四周雪峰交相呼应,展开一卷天然的山水画卷。


单单是看了一眼这人间仙境,意琦行便觉得身心之疲一扫而空。


“这片谷地被玉山雪峰群峰环绕,并无其他通路,玉山峰顶从无人上,自然也没人知道这片谷地的存在,”羽人将嫩茶散在竹匾上一一摊开,“最初发现这片谷地的时候我也很是惊讶。因为是群山环绕,山谷里温差并不大,日光充足又有雪峰融水,茶林生的极为丰茂,只怕大多都是百年树龄的茶树了。”


“所以才能制出天下一绝的红炉点雪。”


意琦行感叹着,


“人世间竟有这样的地方,不枉意琦行来人世一遭。”


“只不过山谷深邃,四周又是绝壁,轻功不好的话,可能会下不去,或者上不来。”


“这对你来说,完全不是障碍吧,”


意琦行问道,“既然有这样的地方,你何不居住其中?”


羽人沉默半晌,“这样看着就很好。”


他宁愿身在风雪中,眼见世外桃源,十里芳菲不尽,却只是远远守望。


苗疆的山水那么美丽,晚鱼楼的酒那么醉人,他却宁愿远离一切美好的事物,与世隔绝的生活在雪峰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你不觉得孤独么?”


羽人摇着头,“再也不会了。”


意琦行轻叹着,


“我曾对人说,若论刀,平生我只认一人,他一手江山快刀,艳绝当世无双。”


“我说我酒不轻饮,但是对他,我可以饮醉。”


他自嘲的笑了笑,没再说下去。


他从来不相信命运,命运却玩弄他于股掌之间。


羽人非獍突然问,“他还活着么?”


意琦行一愣,“活着。”


“他活的好么?”


“他应该,活的很好。”


羽人不再说话,自顾自的整理新茶,将竹匾一一收入茅屋中。


“哈哈——”


意琦行望着他的身影许久,忽然笑起来。


就像那杯苦的让人失去味觉的苦茶,经过时间的酝酿,竟在他口中泛出一种甘凉的回味。


 


——再给我一颗苦糖吧。


——唷,开始想体会苦尽甘来的滋味了吗?


 


——酒是好酒,友是好友,大日抛掷,不醉不休


 


——Fin.——


 


 


目录链接请点这里 


作者的结束语:


 


写最后一章的时候,我一直想不到题目,随手打开B站,动态推给我一条MV,我点开来看了看。


顿时,我满心都是“卧槽”和“卧槽卧槽”。


虽然是情人节的应景MV,其实全是刀刀刀,大家都懂的,布袋戏那几个糖,十个手指都能数出来。重点是,除去过门音乐和应景歌词的部分,MV以意琦行醉酒为开始,以羽人非獍拉琴为结束——


你们懂我的心情了么!那一瞬间我以为这是给这篇刀剑心做的MV!(乱说了啦……)


何况BGM又是江湖再见,没错,我选择这个歌名做为结尾,因为它的歌词,是这样的,


 


灯火阑珊,墨迹还未干


烈酒一盏,把思念点燃


借你的剑,不知何时还


欠你的情,不知该怎么还


前世若真的有缘,又何必让你为难


此生若注定无缘,又何苦让我心酸


我走过千山万水,只想再见你一面


栀子花开的时节,让我们江湖再见


 


命(bian)运(ju)伤他们太多,我只希望时间能抹平他们心中的伤,希望能有一日,江湖再见。




PS:完结了呢,如果有喜欢本文的道友请冒个泡让我感知你的存在(捂脸)


又PS:最后推荐一下那个非常合适一起看的MV 江湖再见

【羽慕】全世界都觉得羽人非獍喜欢燕归人(1-2)

先秋:

现代AU


真的是羽慕




(一)


忙碌的一天开始了,羽人非獍要先给孤独缺做好早餐,然后骑着单车去巷口买上两份三黄鸡汤和鸡蛋葱油饼给热衷于这家早餐店的私人诊所医生慕少艾和他的机灵可爱的养子阿九送过去,最后和他的好友燕归人一起去上学,送早餐这件事他从高中一直做到了大学,直到因为进入大学校园平时不得不住校而中止。


对此燕归人的评价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羽人非獍真是个值得交的好兄弟,得了慕医生一次帮助就铭记心间,有道义。


羽人非獍听到他的话眼神闪烁了一下,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


 


慕少艾瘫在躺椅上晒着太阳抽着烟,阿九转来转去打扫房间,泊寒波刚走近岘匿迷谷就看见这么一副令人发指的画面。他颤抖着手指着慕少艾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说完自己立刻又捶着胸口说:不,你根本没有良心。阿九只是个孩子,却要承受多少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辛劳和痛苦,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慕少艾懒洋洋地抬起眼:好了好了别演了,你戏怎么越来越多了。找我什么事儿啊。


泊寒波咳了一声收回了动作:是这样的,我之前找孤独缺唠嗑,他说羽仔老爱往你这么跑,平时他也见不到人,所以我想干脆找你来商量商量。


听到羽人非獍的名字慕少艾微微打起了些精神:你找我商量羽仔什么事?


泊寒波凑近了他:今年西风也二十岁了。


慕少艾眯起眼睛:继续。


泊寒波搓着手:正是谈恋爱的大好时光。我看羽仔也没有女朋友,他俩也算青梅竹马了,我觉得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总得帮忙牵个线搭个桥,不然我妹子这么傲娇,羽仔又像个闷葫芦一样,要处到哪天才能出火花。


慕少艾一听是拉红线这种八卦事,哎呀哎呀地就坐起来往旁边挪了挪给泊寒波留了一半躺椅:要给我家羽仔介绍对象呀,西风小妹不错呀,越长越俊俏了。除了暴力了一点没什么缺点,我看这事非常可以。


泊寒波坐了上去,半晌他说:慕少艾你是不是又胖了。


慕少艾把他踹了下去。


 


霹雳大学篮球友谊赛,依旧是王牌组合燕归人和羽人非獍主攻,一个力度无人可及,一个速度无可比拟,看台上的女学生们尖叫——燕羽一生推!燕羽生一堆!


燕归人听到喊声脚下一滑差点丢了一个球,他转头看看羽人非獍,嗯,还是一如既往地苦大仇深脸,仿佛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羽人非獍经过他低声提醒了一句:专心。


然后看台上的女生叫的更大声了:啊啊啊啊!他俩悄悄话了!CP发糖了!另外还有女生上去捂住喊叫的女生的嘴:萌RPS要默默的!闹到正主面前是可耻的!


讲道理,燕归人也不是很懂现在的女生。


比赛毫无悬念地赢了,大家站上领奖台,作为领军选手的燕归人和羽人非獍一起握着奖杯向观众致谢,看台上女生们举起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个个激动得好像快要哭出来。燕归人和羽人非獍脑门同时滑下了冷汗。至于吗?


燕归人和羽人非獍不知道,在他们学校论坛有个隐藏板块,这个板块是耽美向的,里面有大量的同人文同人图同人视频,燕归人x羽人非獍这一对一直是名列CP产出榜热度榜首的,虽然前段时间因为一剑封禅约战阴川蝴蝶君而被反超过几天,但总体来说还是有着压倒式的优势。


断雁西风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心情也是很复杂的。实际上她从高中就开始暗恋燕归人了,但是燕归人用断雁西风的话来说就是头壳简单,仿佛少长了一根神经。而且断雁西风很忧郁,因为她也不知道羽人非獍是不是喜欢燕归人。羽仔跟她算是青梅竹马吧。小时候羽人非獍有着十分悲惨的童年生活,险些自闭,被孤独缺领养之后……当然以孤独缺的神经质来说他也不可能治愈羽人非獍,但好歹给了他一个相对来说还算正常的成长环境,断雁西风就是那时候认识羽人非獍的,当时羽人非獍就已经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了,不管是高兴还算难过总是皱着眉头,导致他虽然有一张格外英俊的脸,却一直散发着生人熟人都勿近的气场。


在她的印象里羽人非獍开始微微有一些改变是上了高中之后,羽仔那时候偶尔会崩出一些冷笑话,也是那时候羽人非獍认识了燕归人。


虽然完全不能理解一个闷瓜遇到另一个闷瓜后为什么会产生会说笑了这种完全不能理解的化学反应,可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可能吗?


羽仔是个可怜人,他如果真的也喜欢燕归人,就很麻烦了,这让西风很纠结。


 


燕归人也很纠结。他喜欢断雁西风有段时间了。但是他不敢往前迈一步,因为他觉得断雁西风喜欢羽人非獍。


断雁西风和羽人非獍是青梅竹马,这是一种适合发展爱情的美好关系,西风又是个极其可爱的女孩子,燕归人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断雁西风这样能让他觉得安心又快乐的姑娘了。这个姑娘特别好,羽人非獍也特别好,他们的关系也特别好,那他燕归人有什么理由去破坏他们的感情呢。


而羽人非獍此刻也在纠结:慕少艾打电话约他周六去吃饭。这是什么意思,他需要准备什么,虽然认识了很多年,说起来这却是慕少艾第一次约他在家里吃饭,大多数情况下慕少艾比较乐意带着他去和朋友聚餐,好像这样就可以让他变得开朗一些。但是慕少艾是不会下厨的……羽人非獍已经开始盘算周六要买哪些菜提前多久过去了。


愁落暗尘戳着一盘炸知了:能从你们深沉的情感世界里剥离出来搭理一下我吗?我觉得你们俩排挤我。


羽人非獍清咳了一声:抱歉,周六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了,有事要做。


燕归人眼睛暗了暗,他知道断雁西风周六也有事情要做。原来他们是要去约会。


愁落暗尘觉得气氛有点不大对劲,当即决定解散饭局:各回各家。各回各家。


 


(二)


断雁西风和泊寒波大吵了一架,因为泊寒波无意中说漏了嘴周六约了羽人非獍。用眉毛想都知道又要强行拉CP了,断雁西风很心累,简直想去学校的匿名论坛发帖:楼主女,爱好男,有一暗恋对象,暗恋对象有一绯闻男友,我与绯闻男友是好友,现在楼主大哥想让楼主和绯闻男友谈恋爱怎么破?


慕少艾抽着烟感慨:泊寒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朱痕染迹冷笑了一声:我看你们闲吃萝卜淡操心。


慕少艾趴在咖啡店的桌子上哎呦哎呦直叫:朱痕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们羽仔的终身大事岂能儿戏,繁衍后代是每个地球人的责任,羽仔长这么漂亮基因一定要传下去啊,我是为了人类发展的大事操心。


朱痕冷眼看着他折腾:装,接着装,也就那只傻鸟能被你使唤得团团转。


慕少艾眨巴眨巴眼睛:朱痕大大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呀。


朱痕放了一杯咖啡在他面前:我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同情谁。


慕少艾捞过咖啡喝了一口:啧,技术退步,苦。


朱痕勾了勾嘴角:说不定不是咖啡苦。


哎呀哎呀你越来越不可爱了。走吧,陪我接阿九放学。


 


周六会餐崩了,断雁西风拒绝单独和羽仔以及双方家长吃饭,为了挽救这场饭局泊寒波做出了让步:不然你可以带朋友过来,这样就不尴尬了吧?好歹慕少艾也准备好几天了,别让他失望。


正躺在床上装死的慕少艾眼皮跳了一下。


为了食谱准备了好几天的羽人非獍眼皮也跳了一下。


后来就变成了集体大聚餐,孤独缺老早约了麻将场来不了,断雁西风带来了燕归人和愁落暗尘倾君怜,羽人非獍拎着一袋子食材来到慕少艾家门前见到这一群人时内心简直草泥马狂奔,不用说,慕少艾又成功地驴了他一次。


他默默地把菜拎进去然后对燕归人和愁落暗尘说:走吧,再买点。


三个大男人浩浩荡荡就去组团刷超市了,留下倾君怜和断雁西风目送他们远去。


慕少艾压着泊寒波的肩膀探出一个头,低声叹气道:哎呀呀这都不知道和西风小妹一起去,我看这红线实在太难牵。


泊寒波还没说话就听到倾君怜笑着跟断雁西风说:西风你看他们三个一起走的背影了没,网上天天说秋君像个电灯泡,我看还真有点那么意思。


被她一说断雁西风又是苦恼到抓狂又想笑:是的,秋君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毕竟全校都知道羽人非獍和燕归人是官配。


扑通一声。


断雁西风和倾君怜同时转身,地上趴着两个目瞪口呆的人。


 


慕少艾抽着烟,他拍了拍泊寒波的肩:波仔,虽然我很希望羽仔和西风小妹在一起,但是如果他真的喜欢燕归人,我希望你也能放宽心。我们家羽仔内向,能找到个喜欢的人不容易,爱情没有界限,我们要支持他们。


泊寒波扶额:他们仨不是高中同学么,怎么两个都没和西风看对眼反而互相看对眼了,西风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怎么就被排挤了呢。


慕少艾摇头晃脑:爱情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泊寒波抬头:不对啊,我看燕归人对羽仔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慕少艾眼神惆怅了起来:羽仔那么内敛,一定是暗恋还不好意思说,闷骚的。我得帮帮他。


泊寒波斜了他一眼:我看你就是闲得慌想看八卦。


慕少艾摆了摆烟杆:呼呼,你太不了解老人家我了,我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那种人吗?


泊寒波坚定地说:你是。


 


倾君怜看着在书房里嘀嘀咕咕的两人拉了拉断雁西风的袖子说:西风,我们在开玩笑,他们不会真的误会了什么吧?


断雁西风双手撑着脸:唉,现在是玩笑,以后怎么好说呢。


倾君怜震惊了:什么?!



嗯。。占TAG抱歉。。。
为了本命入的大坑。。想一想还是纪念一下吧【受一位太太影响【笑】】虽然一直很懒但是每次hiroki来都有努力肝的【握拳】
现今攒钻中等待拉斯sp✧*。٩(ˊωˋ*)و✧*。
。。。以上

永远的哥哥

课上手残一涂。。_(:з)∠)_

无意中翻出当年的截图😂😂😂😂😂【润润没吃药系列】